他看不见路,  安娜住在伦敦一条最最古老、最最奇怪的小巷里

  从前有位旅行者,他要赶长路。他不能在天黑以前到达一个地方,所以只能整夜赶路。
 

  安娜住在伦敦一条最最古老、最最奇怪的小巷里。从前,这个地方是一个独立的村庄,从山顶上朝下俯嫩,一片片田野和一条条乡间小道将这个小村庄和城市划分开来。后来,城市不断向山上发展,房屋侵吞了土地,乡间小道变成了一条条大街。但是,由于小山很陡,山路又蜿蜒曲折,城市虽然发展到山顶,却始终不曾侵吞掉这个村庄。要把弯曲得稀奇古怪的狭窄山道建成宽阔的大路实在是太困难了,因此,有些地方仍旧保持着原来的样子。安娜就住在其中一条小巷中。它位于两条大马路之间。村庄里有一条人行小道,马车和汽车是无法通过的。两条大道在稍远的地方交汇,因此没有必要将安娜住的那条小巷变成交通要道,小巷还是原先的小巷,两边是参差不齐的房舍和几家不起眼的商店。由于巷道是砖石铺成的,又无汽车通行,它便成了当地儿童们一个天然游戏场所,即使附近小巷的孩子们也常到“梅林大院”来玩。走街串巷的摇琴师有时也到“梅林大院”来转上几圈。一天。他经过那儿,一群孩子正围在一家小甜食店门口,这家甜食店出售半个便士甚至四分之一便士一块的糖果。小店古老的拱窗比人行道高不了多少,低的地方和小女孩的长裙一般高低,高的地方也最多够到男人的衣领。要进小店,得下三个台阶,才能进到昏暗的小店堂里。那天,除安娜以外,孩子们都身无分文。她有整整一个便士。她的小弟弟威廉姆拉着姐姐那只握有一便士的手,告诉她橱窗里的糖罐中有他最喜欢的糖果。他了解安娜,其实别的孩子不是她的兄弟姊妹,也都了解她。
 

  他沿途要穿过许多树林,越过许多小山,这些地方没有城市,没有村庄,甚至连房子也没有。那天晚上天又特别黑,他看不见路,不久他就在一个树林中间迷了路。
 

  “我喜欢甘草线糖。”威廉姆说。
 

  那是一个又黑又静的夜晚,他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为了壮壮胆他只能跟自己说起话来。“我现在怎么办呢?”旅行者说,“我继续往前走呢,还是停下来?要是继续走,也许会走错路,天一亮发现越走越远了。要是停下来,当然不会比我现在站的地方离目的地更近些,说不定早饭以前还得走七英里路。我现在怎么办呢?要是停下来,我躺下好呢,还是站着好呢?躺下,也许会躺在一根刺上。站着,我的腿肯定会发麻的。我怎么办呢?”
 

  “我喜欢糖渍蜜饯。”马尔贝说。
 

  他讲到这里,毕竟讲得还不算太多,这时旅行者听到树林里有音乐声。一有别的声音好听听,他就马上停止了自言自语。在这个地方听到音乐真是出人意外,那不是人在唱歌,或吹口哨,也不是人在吹长笛,或拉小提琴──任何人在这种地方这种时候都不可能听到这种声音。不,旅行者在那个漆黑的夜晚漆黑的树林里听到的是手摇风琴奏出来的乐声。
 

  “我喜欢红白耗子糖。”威廉姆说。
 

  听到这种乐曲声旅行者很高兴。他再也不觉得自已迷了路,乐曲声使他感到好像目的地已经近在眼前,他的家只要拐个弯就到了。他迎着乐声走去,走着走着,他似乎觉得草在他脚下颤动,树叶在他面颊上眺舞。走得很近时,他喊道:“你在哪儿?”他断定那里一定有人,因为手摇风琴不可能自己转动摇手。他没猜错,他刚叫一声“你在哪儿?”就有一个欢快的声音回答:“我在这里,先生。”
 

  “那些牛眼糖太好吃了。”多里斯说。
 

  旅行者伸出手去,摸到了手摇风琴。
 

  “还有巧克力耗子糖,”威廉姆接着说,“我喜欢那些长长的条纹棒糖和红心的奶油巧克力糖块。”
 

  “等一等,先生,”那个欢乐的声音说,“我先把这个曲子奏完。你乐意的话可以跟着音乐跳舞。”那个曲子继续响亮而欢快地奏着,旅行者跳起舞来,跳得很快很高兴。乐曲在他们俩兴致最高的时候结束了。
 

  “梨块糖。”基蒂喃喃地说。
 

  “好哇,好哇!”旅行者说,“我十岁的时候在一条后街上随着手摇风琴的乐声跳过一次舞,后来就再也没有跳过。”
 

  “里边还要有白心的。”威廉姆说。
 

  “我看你也没有跳过,先生。”摇奏风琴的人说。
 

  安娜正在发愁,如何花一个便士使大家都满意。这时她看到了手摇风琴师,便大声说:“啊,手摇风琴!”
 

  “给你一个便士吧。”旅行者说。
 

  孩子们都转过身去。“给我们摇一个曲子吧,先生!”他们嚷嚷道,“给我们摇一个曲子吧!”
 

  “谢谢你,”摇奏风琴的人说,“我已经好久没挣到一个便士了。”
 

  手摇风琴师摇摇头,“今天没有空。”他说。

  “你走哪条路?”旅行者问。
 

  安娜走过去,朝手摇风琴师微微一笑,拉了拉他的衣服。“请您给他们摇一只曲子,让他们跳跳舞。”她说着便把便士递了过去。
 

  “没有一定,”摇奏风琴的人说,“哪条路对我来讲都一样,我在这里那里都可以摇奏风琴。”
 

  她的微笑而不是她的便士起了作用。安娜是一个相貌平常的小女孩,笑起来却特别逗人喜爱。那时你就乐意为她做任何事情。安娜自己也处处助人为乐。微笑招来别人帮忙,别人也用微笑回报她,也就是说,用她的方式争取她帮自己的忙。梅林大院整天听别人在呼唤她的名字。“安娜!约翰让箱子压伤啦。”“安娜!快来呀!博比和朱恩正打得不可开交!”“安娜,哎唷!我把洋娃娃弄坏了!”有时大人们也叫唤她:“安娜!帮我照看一下孩子,我出去一趟。”确实,人人都知道安娜会随时帮他们医治伤口,解决口角、缝补洋娃娃和照看孩子。她不仅乐意,而且都能做好,因为人人也都能做好她请他们做的事情。
 

  “不过,”旅行者说,“你肯定要到有窗户的房子旁去奏,要不然人们怎么把便士扔出来呢?”
 

  手摇风琴师没有收她的钱,凭她的微笑停下来摇了三只曲子,孩子们免费跳了一会舞。威廉姆得到了四分之一便士的甘草线糖。安娜用余下来的钱买了一些碎糖屑,每个孩子都用手指蘸一下舔舔手指,安娜什么也蘸不到,只能撑大小口袋,把袋里剩下的都舔光。
 

  “没有那些便士,我也能过日子。”摇奏风琴的人说。
 

  手摇风琴师穿过梅林大院,走到另一家店铺的门口,也是这条小巷最最宽敞的地方,继续摇他的曲子;孩子们又跟过去跳起舞来,有时,因他的好心能得到一个铜板,不过无论有没有收入他都毫不计较。每星期他总要到这儿来一次。
 

  “不过,”旅行者又说,“你肯定要到有孩子的后街去,要不然你摇奏起来,谁来跳舞呢?”
 

  圣诞节临近了,梅林大院四周的小店也呈现出一派欢乐的景象。糖果铺的橱窗中央放着一个穿上白布和金箔的仙女娃娃,玻璃瓶之间布满了彩纸和廉价的儿童玩具。蔬菜摊、水果摊摆满了整个大院,琳琅满目地陈列着各种常绿植物和菠萝,到了某天早上,还像变魔术一样展出了许多圣诞树。大院一个角落的杂货商店橱窗里,早已摆满了红枣,无花果和各种糖块以及装满姜饼的蓝白瓷罐,街上的大点心铺橱窗里除放有一盆盆的布丁外,还有一块足有一码见方的圣诞节蛋糕,上面有用糖霜做的知更鸟、风车、雪孩子,和一个拉着满满一雪橇小玩具的深红色圣诞老人。这块蛋糕很快就要切成小块论斤出售,如果你幸运的话。就会买到圣诞老人的雪橇。梅林大院的孩子们早就在彩色缤纷的橱窗里挑选自己理想的玩具,蛋糕和水果了,安娜和威廉姆也像其他孩子一样。当然,他们从来没有指望真正得到仙女皇后、圣诞树、大盒蜜饯,或奇异的蛋糕──可他们又多么盼望能得到这些东西呀!圣诞节越来越近了,那些小小的而又确实能够满足不同家庭的希望开始变得具体了。博比的母亲告诉博比圣诞节前夜最好把袜子挂起来,等着瞧会得到什么样的礼物。多里斯将得到一只大篮子。马贝尔将被带去看一场童话剧!杰克逊兄弟将到他们拉姆贝斯的祖母家去参加一个晚会。这个或那个孩子会在糖果俱乐部里或多或少得一些圣诞礼物。
 

  “嘿,你算说到点子上来了,”摇奏风琴的人说,“从前我天天向有窗户的房子摇奏,挣到十二便士才罢休,然后,余下来的时问我就在后街摇奏。天天我花掉六便士,存起六便士。可是有一天我突然感冒了,不得不躺下,我病好出来,却发现我的那条后街上已经有了一架手摇风琴。第二条后街上有一架留声机,第三条后街上有一架竖琴和一把短号。这样一来我发现自己到了退出这些地方的时候了,现在我高兴在哪里摇奏就在哪里摇奏。不管在这里还是在那里,我奏的还是那些曲子。”
 

  圣诞节越近,安娜也愈清楚,由于这种那种的原因,今年圣诞节是不会给她和威廉姆带来任何礼物的。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到头来他们也光是受到看看橱窗的“款待”,在那儿“购买”各种各样的东西。安娜在看橱窗“买”东西时是从来舍得“花钱”的。
 

  “可谁随着乐声跳舞呢?”旅行者又问。
 

  “你要什么,威廉姆?我看,我要一个仙女皇后,你喜欢那些火车吗?”
 

  “树林里不愁没有跳舞的人。”摇奏风琴的人说着又转起了他的摇把来。
 

  “不!”威廉姆说,“我要仙女皇后。”
 

  乐曲一奏响,旅行者就感到青草和树叶像刚才一样颤动起来,不一会儿,空中尽是飞蛾和萤火虫,天上也布满了星星,全都像后街的孩子一样跑出来跳舞。在闪烁星光的映照下,旅行者还发现,树林里刚才什么东西都没有的地方现在冒出了许多鲜花,它们急急忙忙穿过青苔,随着乐曲摇摆着花梗,刚才还静止不动的三条小溪现在流动了起来。旅行者认为,除了鲜花、小溪、星星、飞蛾、萤火虫和树叶以外,一定还有别的许多他看不见的东西在跳舞。树林里上上下下都有东西在跳舞,这时天也不再黑了,月亮从云里跳了出来,在天空四处邀游。
 

  “好,你就要她吧,我要那个百音盒。”
 

  没等月亮出来,旅行者早已跳起舞来,他像十岁时候那样跳得起劲,一直跳到手摇风琴的乐声渐渐听不见为止。因为他已经跳着舞穿过了树林,来到了大路上。在前方城市灯光的照耀下,他继续赶起路来。

  他们走到点心铺门口,“我们要一块大布丁两人一起吃,还是一人要一块小的,威廉姆?”
 

  “每人要一块大的。”威廉姆回答。
 

  “好吧。还有带金钟的红爆竹,我还要让他们把那块大蛋糕给我们送去,对不对?”
 

  “对!”威廉姆说,“我还要圣诞老人。”
 

  “好吧,亲爱的,你会得到的。”
 

  在杂货铺里,威廉姆“买”了一大盒冰糖水果,又在蔬菜店里“买”了一个最大的菠萝。不过他同意“买”一棵最大的没有装饰的圣诞树。由于安娜舍得“花钱”,不仅样样东西都很齐全,而且圣诞节那天愿意“来访”的客人也可以得到许多礼物。
 

  圣诞节到来了,又过去了,橱窗里又布置了新年里吸引人的物品。马贝尔去看了童话剧,并把剧情详详细细告诉了他们。安娜好几晚上都梦见去看童话剧,她认为自己有一个看过童话剧的朋友是很幸运的。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就到了新年。主显节①的黄昏,安娜跪在梅林大院的石头地上,回忆着白天输掉的一场粉笔游戏。这时大院里只有她一个孩子,这是很难得的事情。
 

  她听到身边有脚步声,不过没有马上抬起头来观看,脚步声过去以后,她这才注意到还有轻轻的叮当声伴随着脚步声。于是她抬起头来,只见一位太太手中提着一件让她惊奇的东西在慢慢沿着胡同走去。
 

  “哦!”安娜惊叫道。
 

  太太停了下来,她手中提着的是一棵圣诞树,只有十八便士一棵那样大小,小虽小,却在闪闪发光!树上专为追思圣诞节设计了各种十分奇妙的玻璃制品。闪闪发光,叮当作响,有小油灯和烛台。有各种颜色的闪光玻璃球,有银白和深红色的圣诞老人,那也是玻璃制品,有一串串结彩的金银念珠,星星和花朵,有一长串一长串透明的水果糖像冰柱一样垂下来;还有玻璃制的蓝鸟,黄鸟,仿佛都在展翅高飞,还有孔雀,那是一只最最高傲最最可爱的鸟,全身闪烁着蓝色、绿色和金色的光芒,它那用玻璃丝做成的冠毛和长长的尾巴犹如丝绸一般。
 

  “哦!”安娜惊讶地说,“一棵圣诞树!”
 

  那位太太做了一件谁也想不到的事,她径直走到安娜身边,问道:“你想要吗?”
 

  安娜呆呆地望着她,慢慢露出了笑容。太太把叮当作响的圣诞树放到她手中。
 

相关文章